亲,欢迎光临天天书吧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天天书吧 > 其他类型 > 冥王妻:我家夫君有点疯 > 第234章 晗儿,你回来了?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我不解的回头,身后站着两位老者,应该不是喊他们。

这……

“晗儿,你回来了?”

天帝声音一颤。

众人都朝我看过来,还有人交头接耳。

这天帝是认错人了吧?

我正欲摇头,就听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天帝,她是景沐的夫人,不是晗儿。”

是狼外婆。

之前不见她的身影,估计也是刚来。

她面无表情在我身旁站定,恭敬的朝天帝行了个礼之后,看我一眼又迅速移开视线。

“晗儿生性活泼惹人喜爱,可不是谁都能和她相比的。”

这是说我不讨人喜欢,不配和别人比?看不起谁呢?

哼!

闻言,天帝眼中迅速闪过一丝落寞,声音也低了下去,“一晃这么多年,我还真是想她了。”

“只要天帝记着晗儿,她就一直在。”

原本我还没想起来这晗儿是谁,见狼外婆一句不离晗儿,我突然想起她上次突闯冥界,她那时找的人不就是叫莳晗?

难道这位莳晗姑娘长得跟我也很像?

我懵了。

以前从不觉得自己是大众脸,这会却突然感觉自己成了批发市场上随处可见的套娃,而我估计就是里面最小最丑的那只。

尽管天帝知道自己认错了人,却依旧紧盯着我的脸瞧,把我看得很不自在,不由的低头躲开他的视线。

这时,一个声音突兀的出现。

“冥王大人之前爱慕莳晗姑娘,可惜莳晗早早就离开了。现在娶的这位夫人虽然只是凡人,却倒也算是得偿所愿了。”

我循着声音望去,是之前嚼舌根的女人之一。

这嘴可真是贱。

只是她那话是什么意思?景沐以前喜欢莳晗姑娘?他不是喜欢阿粟吗?

一直以为他娶我是因为和阿粟像,原来阿粟也只是别人的影子。

还确实是挺专情的,喜欢的永远是那一张脸。

我心里更加不爽,用力想要挣开景沐的手,却被他抓的更紧。

姝妤察觉到我细微的动作,嘴角笑意更浓。

“仙子可别乱说,景沐再喜欢莳晗姑娘,那也已是过去,当下才最重要。对吧冥王夫人?”

挑衅?

知道我生气吃醋了,想看我笑话?

我才不会上当。

可见众人吃瓜的眼神,就连天帝的目光中都带着几分深意。

我还是没忍住回道:“当然。过去的人和事放在心底就好,眼前人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“冥王夫人还真是大气。夫君心里藏着别人也不介意。”

姝妤轻飘飘的两句话,赤裸裸想挑衅我的意图太过明显。

夏焱或许是怕再说下去会吵起来,上前来拉姝妤。

“娘子,今天可是我们大婚的日子,错过吉时可不好啊。”

姝妤一愣,她似乎这会才反应过来今天的主角是她,哀怨的看向景沐。

她果然还是不甘心。

景沐抓紧我的手,“我家夫人胆小,如今月份大了身子也不太利索,既然贺礼已经送到,那我们先告辞了。”

景沐拉着我就要走,姝妤又开口。

“景沐,你和夏焱这么多年的兄弟情谊,就算要走也应该喝杯喜酒再走。”

说完便有侍女上前来,手里托盘上放着两杯酒。

景沐低头看了眼酒杯,嘴角微微一笑,“我家夫人不会喝酒,我代她喝。”

姝妤却迅速上前,先景沐一步端过我面前的酒杯。

“这是师父先前酿的果酒,一共也没有几坛,今天喝完,以后想再喝也没有了。”

她将酒杯往我面前一递,“这酒不伤身,也没那么容易醉。冥王夫人,请。”

姝妤一脸微笑,可我清楚知道,她笑的越开心,我就越要小心。

虽然有天帝和那么多神仙在,我相信她就算再大的胆子,也不敢让我在婚礼现场出事,但回去后就说不准了。

万一这酒里被下了毒,我回到凡间才发作,到时有嘴也说不清了。

“冥王夫人是嫌弃我,还是嫌弃我师父酿的酒?”

姝妤见我站着不动,开始激将法。

立马有人低声说了句:“这么好的酒,别说凡间,放眼天界也没有几个人能酿的出来。”

这是故意说给我听的?

我才不上你的当。

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。

我大大方方接过酒杯,“平常我也不会喝酒,但今天这杯喜酒是一定要喝的。我和夫君祝夏焱神君和姝妤仙子恩恩爱爱,百年好合。”

我原本想着耍点小聪明,故意弄个小意外把酒洒了。

谁知才刚抬手,身后突然有人撞了我一下。

我顺势往前扑去,幸好景沐眼疾手快扶住。

只是杯里的酒全都洒了。

天助我也!

回头,见一名侍女慌张的从地上爬起,她低着头不敢看姝妤。

姝妤黑着脸,冷声道:“下去吧。”

侍女转身离开,却见她走路摇晃,似乎腿受伤了。

我看向景沐,所以刚才是他在帮我?

姝妤还是不甘心,再次让侍女给我倒酒。

狼外婆突然开口:“姝妤,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,连天帝都赶来贺喜,你却一直在这耍小脾气,也不怕让人笑话?”

我听的有点懵,知道狼外婆强势,可也不至于见谁都上去怼两句吧?

而且今天姝妤还是主角,这也太不给面子了。

姝妤咬着唇,眼眶泛红,似乎是受了天大的委屈,看着楚楚可怜的模样。

可随即嘴角便扯出一丝笑,伸手挽住夏焱的胳膊,“夫君,走吧!”

当众人随着夏焱他们离去,我这才松了口气。

回到凡间却发现玉清不见了。

“她不会去闹事了吧?”

虽然我心里是赞同玉清好好闹一闹的,也让夏焱长长记性。

可玉清现在归冥界管,她闯的祸最后都要算在我和景沐头上。

“左青,你赶紧上去看看,可别真让她把婚礼搞砸了。”

谁知还不等左青离开,玉清回来了。

她脸上带着笑,气喘吁吁冲到我面前。

嘴里还喊着:“姝妤做不了夏夫人了!”